樹仁手記 9:人生無框架 與導師同行

被訪者介紹︰陳一勤,香港樹仁大學歷史學系2020年一級榮譽畢業生,現職中學通識教學助理,並正攻讀教育文憑,未來成為一名中學教師。


(Chinese Version only)

今次訪問的對象是仁大歷史系畢業生陳一勤,他現在是一名中學教學助理,同時正在攻讀通識教育文憑,未來希望任職通識老師,也希望兼教中國歷史及世界歷史等科目。究竟他的故事又是如何呢?我們一起看看。

 

「我從小到大都遇到不少的好老師,他們對我成長有很大影響。」

 

原來老師作為好榜樣確實能激發學生努力學習,勤奮進取。

 

「是的。在大學時期,李朝津教授是我的論文導師,很關心我未來的路向。他也是當時的系主任和中美關係專家。在我畢業年時曾在區議會擔任兼職議員助理,那年正值選舉年,我還在思量究竟要完成11月的助選工作才另覓長工,還是放棄兼職立刻尋找我喜歡的教育工作。李教授跟我說人生很多時候也不能兩全其美,若你打算投身教育界,8月入職是最好機會。他勉勵我有失去也必然有所得着。於是我重返我的中學母校,先擔任通識教學助理。」

 

小記也好奇為什麼你選擇通識教育而非歷史專科呢?

 

「我覺得很多人似乎給了自己很多框架,認為自己大學選擇了哪一個專業,將來就必然從事那方面的工作。我同意這樣做的確有優勢,但這不能成為限制自己的枷鎖。我攻讀歷史學,除了加深對歷史的認識,歷史學給我的最大幫助在於利用史料分析歷史,建立自己的觀點和意見,這點其實和通識學科非常相似,同樣是搜集資料,並且分析資料和得出客觀和整全的論點。我母校的通識主任以前也是一名歷史老師,他相信歷史學的訓練對通識教育有莫大裨益。」

 

那你在中學有沒有任教與歷史相關的科目?

 

「有呀。我現正攻讀的通識教育文憑,除了通識科外,我還兼讀中史和歷史專修,我需要在中學兼教中國歷史和世界歷史的科目。我對歷史仍然有很大興趣,為了加強學生對學科的興趣,我還會利用多媒體,讓學生可以從影像、畫像以及實地考察的方式,增加學生對歷史人文事物的認識。」

 

一勤認為生涯規劃並無框架,並且要靈活變通,這是他從找工作和教學中所獲得的經驗。

 

後記:下期是一位來自法律及商業課程的畢業生分享,看看她如何受到導師的薰陶,繼續研讀法律博士的故事。


原載於香港文匯報 2021年1月2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