仁大開講 11:鬼雨灑文壇 特寫揭新章

作者:黃仲鳴博士(現為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教授,曾任報刊總編輯,專研香港報業和通俗文學。)


(Chinese Version only)

《華爾街日報》有個內部講座,專門培訓那些為頭版提供特稿的記者而設。後來輯成一書:《〈華爾街日報〉是如何講故事的》(The Art and Craft of Feature Writing),這部被譽為「全美寫作品質最高的報紙」的金科玉律,成為所有從事新聞工作者的「聖經」。

 

「聖經」中有云:「一位擅長綜合的記者,能夠在幾件看似不相關的事情中找到聯繫。他從成堆的零部件中組裝出具有希望的故事構想。他之所以能夠這樣,正是他能夠在閱讀的過程中,以及與資訊源談話的過程中,找到不同資訊之間可能存在的共性。他總是認為事件與事件之間是有着潛在聯繫,他努力去挖掘這些可以產生故事的聯繫。」這條「玉律」很重要。我常教導學生,一件新聞與另一段新聞之間,一經「聯繫」,就可能產生一單動人的故事來。

 

上世紀六十年代,年輕的余光中寫了一篇散文《鬼雨》,立即轟動文壇,因為寫得太好了,成了散文經典。余光中有四個千嬌百媚的女兒,但鮮為人知的是,他早年曾得一子,可惜早夭了。於是寫成了這篇《鬼雨》。

 

這篇作品,他分成四段:

 

1.          收到醫生的通知,小寶寶不行了。

2.          上課時心繫兒子,授課輒想及他的死。

3.          雨天上山埋葬小小屍體。

4.          信一封,寄給遠在美國愛奧華的朋友,述及小兒之死。

 

當然,是詩人的余光中,下筆自是引經據典、文字華美。這是散文呀。不錯,是散文,也是特寫。我曾問身為研究余光中專家的黃維樑教授,證明他寫的,是真的新聞,也是故事,也是所謂的特寫。不過,從來沒有人將它當成「特寫」,我卻提了出來,並且說,將四個不同的零部件組合起來,每個部件不同,各有書寫方式,遂成了特寫經典,將特寫的功能,發揮到極致。噫!這不是《華爾街日報》的「玉律」嗎?

 

 

大家對新聞及故事之間關聯有更深了解後,下期仁大開講將轉另一話題,讓大家認識從傳統走到現在的中國女性。


原載於香港文匯報 2021年2月2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