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以致用关顾支援 辅导员与学生同


学生在成长路上遇到各种困难、挑战和挫折,需要别人开解、关注和扶持。除了教师外,学生辅导员在这方面亦扮演着重要的角色。徐美瑜(Teresa)在香港树仁大学(仁大)毕业后选择担任学生辅导员,曾协助患有自闭症的学生打开心扉,克服社交和学习上的问题。她表示,「学生辅导员的工作是要从心理层面帮助学生,协助他们了解自己的优点及找到自我价值。」

 

 

Teresa自言是求知欲强的人,喜欢阅读各类型的书籍,尤其对心理学及哲学最感兴趣。中学毕业后入读仁大,选修辅导及心理学课程,接触很多辅导及心理学的理论,从中发现了解自我的重要。她说:「每个人都是独特,有其优点,即使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生,纵然在某些表现或科目成绩未如理想,但只要有适当的支持,建立自信心,也能有良好的发展。」

 

徐美瑜矢志以所学帮助有需要的人

 

难忘助学生打开沟通门

在大学读书期间,Teresa获安排到小学实习,担任学生辅导员,整整一年的实习期与学生同行,协助不少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生在学业和其他方面得到进步,令她感到学生辅导员一职极有意义。「学生辅导员是辅导学生的第一线,除了处理由教师转介的个案外,也需要主动出击,跟校内学生沟通,留意他们是否需要情绪或其他方面的支持。」

 

她忆述,曾经有一名患有自闭症的学生,上课时心不在焉,老师觉得他不在听课,与同学亦没有任何交流。最严重的,是跟家人都没有任何沟通对话,加上言语发展迟缓,闹情绪时也只能以发脾气的方式表达。Teresa利用大学课程教授的游戏治疗技巧跟该名学生沟通,逐步建立信任关系,慢慢地学生对她展现微笑及眼神接触,更懂得拿起玩具及画画送给她,表现有显著进步。后来,该名学生更能用言语邀请辅导员及其他同学一起游玩,并向辅导员讲述过去数星期发生的事情;上课也会回答老师的提问,与其他同学沟通之余,也成为好朋友,学业成绩突飞猛进。

 

细心聆听 了解问题根源

Teresa帮助学生的同时,自己亦累积极其宝贵的工作经验,这次经历更令她确立从事学校辅导员的志向。由于她钟情青少年工作,大学毕业后成为中学的学生辅导员。她表示,「中学生与小学生处于不同的成长阶段,中学生不但思想行为较为成熟,也着重自我形象与朋辈关系,所以自己采用的手法也有不同,需要以单对单形式辅导。针对高年级学生,提供升学与就业辅导,以配合他们实际需要。」

 

Teresa曾辅导一名同时患有自闭症及过度活跃症的中学生,该名学生学业成绩不太理想,又常常迟到。通过深入沟通和了解后,Teresa发现原来他的家庭背景较为复杂,累积许多心事加上对自己要求甚高,每逢遇到失败便产生强大挫折感,导致情绪不稳。「这名学生受到很多问题的困扰,却苦无倾诉的渠道,经辅导后情绪回稳,不再心事重重,可以重新专注学业,迟到情况亦大为改善。」

 

辅导对象层面广 不愁出路

学生辅导员除独自面对不同个案外,亦要与其他范畴的专家,包括社工、教育心理学家及言语治疗师等紧密合作,在有需要时转介个案,为学生提供全面辅导与支持。Teresa坦言,很多人混淆辅导员和社工的职能,其实辅导员较多以心理层面帮助学生找到自我价值及疏导情绪,社工则较擅长在资源层面上协助学生,辅导员与社工的工作可谓相辅相成。

 

Teresa直言,受疫情影响,学校曾一度停课,但对辅导员的需求仍然存在。「即使面授课堂改为视像教学,学校仍然运作,辅导员也要继续以电话或视像等方式为学生提供辅导。」她表示,除了学校,长者和家庭服务机构都设有辅导员。若有志成为辅导员,其实不难找到合适的工作机会。

 

徐美瑜小档案

.香港树仁大学辅导及心理学(荣誉)社会科学学士课程毕业

 

.现职中学学生辅导员


原载于明报(2020115日)